北京手机销售联盟

【心声】每个农资人都有一个产品梦

农资与市场杂志2018-05-27 20:27:20

《农资与市场》杂志新媒体订阅号(nongzi01)已经升级上线,任何问题咨询请添加QQ群:458842533(长按数字可以复制噢)
实质上我不止一次思考和检阅过我到底是一个怎么的人,这确实很难。常言道画龙画虎难画骨,能做到知人知面就很不错了,要知心更不易了。更何况是知自己的内心。所以,我也就一俗人,我曾经厚颜无耻的在简历上自我评价:有良好的心理素质,充满热情和新思想。乐观、自然、富有创造性和自信,具有独创性的思想和对可能性的强烈感受;具有洞察力,是热情的观察者,注意常规以外的任何事物。具有想象力、适应性和可变性,视灵感高于—切,不墨守成规,善于发觉做事情的新方法;正直敬业,性格开朗热情、有责任心、有较强的团队协作精神、富有同情心。事实上,我每每发出简历时我都会有些不安,这是否就是真实的我或者这是我准确的评价吗?
那些经历
我开始农资生涯
眼下,我34岁,某企业一个老板曾跟我说过,说我35岁之前最好别有钱。还好,我现在没有钱。那么35岁之后会不会很有钱呢?17岁,我带着家中仅有的1000元现金南下到了深圳。好像,我来之间撕掉了一样东西,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湖南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这故事很老套,可是你我都不能忽视它确实真实的存在过。好吧,这没有什么,反正这年头电视节目上的人都这么干,包括马云、雷军都说有一个苦难的童年,努力的青年,成功的中年。

我倒不是说我的童年有多苦难,只是父母种6亩稻田,供我和弟弟上学是有些困难的。我记得有一年,交了公粮后家里只有一袋谷(100斤)了。所以,14岁的我在面临人生的一大决择时,选择了一条捷径,读中专,跳龙门。只是我的选择跟他们不一样,我读的长沙农校。读过中专的朋友都应知道,农林水的录取线要低一些,显然,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。这样做,我的梦想会更实际一点。只是我说读长沙农校时选择作物栽培专业时,我想各位应当知道我的梦想了。

当时读长沙农校我想法很简单,就是学点本领,让农村的人种的水稻产量多一点,至少交了公粮还有余点。当时,我还发明了抛秧,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人家都已经商品化了。这事对我打击很大,因为我当时搞这个发明,是花了不少心思的。
不过这事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,你不知道的事,并不代表它不存在。
所以我反对专利保护,我认为事间万物都是本来存在的,只是有些人偶然或必须发现了它,凭什么他去拿专利保护?那么这对第二个发现的人是不公平的。这些都没有用,我改变不了。接着谈长沙农校吧。

在长沙农校我发现隔壁还有个湖南农大,比长沙农校更牛。我经常去玩,应当说是去找那些漂亮的师姐们玩,这里应当有故事。只是,我曾经冒称毕业于湖南农大,有好几个湖南农大的校友信了。去的次数多了,就想我得到这上上学。而且我也搞明白了,农校考农大,叫考对口大学,录取线会低一些。我努力了,终于努力有了结果,考上了。

这时,深圳瑞德丰来校园招聘,我踮脚的那个小伎俩,终于骗过了人事部门的同事,被录用了。并成了我一直引以为荣的事情,农化行业早期专业的企划部门(市场部)成员之一。实际上,在那些师兄和师长面前,我只是一个小毛孩,当时我也不是核心成员,只是一个负责倒水、打扫卫生的文员而已。很多不怀好意或心存善念的人都说我当时只是一个小文员。确实,17岁的我,当时只是一个小文员。就此,我走上了农化行业产品经理之路。

产品经理我干了13年。好吧,我老实交待,其实只有10年,有1年是文员,2年是业务员。2013年我回到了老家望城,也就是雷锋的故乡。
策划
我对策划的理解
我先得谈一下我对策划的理解,我曾经在2009年的首界产品经理会议上交流过一个课件《溶集产品经理的崛起力量》,其中我谈了一个观点:小胜凭智,大胜靠德,策划的最高境界是诚信。那些年或以前,产品经理很火,有人说产品经理是企业的小老板,还有人说产品经理就是老板。时至今日,农化行业里从产品经理堆里出来的老板好像并不多,这说明产品经理不是老板,至少还不够老板。我认为,产品经理是操盘手,创造利润。是政治家,协调关系。是参谋长,引导销售。是整合者,调配资源。是决策人,决定方向。一定不是老板,因为产品经理是老板,那老板和总监情何以堪呢?当时大家都有谈产品经理时,我开始思考作物经理了,这是后话,下回再表。

作为从业10年的产品经理,我也有过介于牛A和牛C之间的案例,当然也有“坑爹”的事实。我经常说做产品经理,不搞残几个企业那成不了真正的大师。还好,我工作过的四家企业,到现在,一家上市,一家除草剂全国第一,一家做寡糖全国第一,销量都过亿。还有一家确实残废了,但应当与我无关。
我做产品最历害的应当是常规产品策划出利润,核心产品策划出销量。我现在开始吹牛逼和讲故事了。核心产品实际上很多企业都归为A类产品,就是有核心优势的产品,如证件、配方、专利等,实际上很多企业的产品都很牛逼,包括现在还有不少,但总是没有销量。毛利率很高,净利润很少。我经常习惯性的看看农药电子手册,现在仍然有不少企业抱着金碗在要饭,请原谅我这么说。不少产品经理往往吹的是,我把某某产品操作到了上千万、过亿。一个产品上千万,过亿绝对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,而是一个公司一个团队综合能力的表现。说不好听一些,或许真的跟产品经理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而常规产品策划出利润,我觉得还是有些不易,这里我得先说说我的一个思想,我认为一个行业是一个生态链或者说一个生态圈,每一个环节都得有合理利润,这是必须的。如果有一个环节不赚钱,那么这个生态平衡就会打破。生产企业不赚钱就不会有发展,就不会更好的为经销商服务。同样,经销商没有合理的利润,怎么去服务好零售商。零售商不赚钱,怎么去服务农户?显然,在市场经济中这样的理想状态是很难长久存在的。这是农药行业的危局。
电商
是革命还是扯淡

2014年开始农药电商叫喊着要颠覆、要革命,不是骗人就是扯蛋。农药行业生产企业应当的合理毛利润在25%-30%,经销商合理毛利润在20%-25%,零售商合理毛利润在40-50%,这样农药生态链和生态圈才是良性的。任何一个环节过高或过低,一定会有问题,只是时间而已。


关于
产品
我一直想做一个属于自己的产品,这么多年做了成百上千个产品。就好比,抱了别人家的孩子,带了别人家的娃,总想整个自己的崽。如此而已!一直我在想做一个产品,总是在关键时间停车了。这有行业的因素,毕竟代工和委托加工都不算合法。或许以后会有变化,但至少现在政策还不明朗。另一方面,我还是有底线和原则的,尽管我的人品不算太好,但我还是要说人品决定产品。当然,好的人品不一定会有好的产品,好的产品未必会有好的人品。但真的好的产品是需要有好的人品的。2014年,我力挺过高军,我相信他的人品,当然我认为他的产品也会很好,只是需要时间。
时间
诚信
说起时间,我是一个慢得叫人吐血的人。一条鱼我可以做5个小时,25分钟收拾,5分钟武火,4个半小时文火,这时的鱼汤一定是像牛奶一样白。除了盐,什么都不用有,煮的时候用开水,你不信,可以试试。
2005年我注册了一个公司叫德泰和,这个名字有点老土。这是我祖上的店名,所以我的童年不是苦难的,应当是比较幸福。当时注册这个公司就想做一个用于香蕉根结线虫的产品,因为很多种香蕉的大户都问我有没有这样的产品。我从2005年到2009年,终于做出了一个900克包装的产品(丁硫·辛硫磷颗粒剂),叫德泰和牌。当时这样的证件全国就两家,一家在广西,一家在河南。广西的厂家说他们在某地能年销售500吨,我就别谈了。河南的我有点担心,这别怪我,大家都这么看。我先偷偷的去了一次,后来找朋友打听,认识了人家老板,又去了一次。最后一次带着现金,呆了几天,看着人家投料、出货、上车。我交钱走人。拉到某岛后,直接买给大户,没有经销商,没有零售商,给钱就拿货走。8月份开始从某岛某公司辞职,10月份到某省某公司报到。前后就2个多月的时间,赚的钱后来玩了一票家具(很不幸,亏了),在老家给父母买了个商铺,给弟弟付了个首付。以后,每年都会有好几个大户打电话要这个产品,包括2014年。看来,我的产品应当是不错,人品可能还行。因为有资料表明手机号9年不换的,人品非常好,我的手机号10年未换过,尽管我换了4份工作。很可惜,这个产品我实际只做了一年。后来,某岛的政策变了,我只能跑去企业去打工了。
很多人说做农药业务苦逼,我想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可能就是思想吧。再差的行业也有能赚到钱的人,再好的行业也有亏本的人。
我曾经见过一个业务员,准确的说人家也是老板,他只做一个产品(阿维菌素),每年大约能做50吨左右,那几年阿维菌素的行情还不错,每年赚40-50万好像不是太大的问题。在北方我还听说过一个做功夫菊酯的,一年能做几百吨,每吨赚1000元左右,好像一年下来也有20-30万。做业务2-3年不赚钱可以理解,但老不赚钱,那就有问题了。

从2010年到2014年我都在做有关于助剂的研究和测试,期间我还拜访过一些搞防化的专家。跟一些朋友也进行了交流,也谈了我的想法。直到2012年底,我都没有想好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产品,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,我将服务谁?只是关于助剂的资料收集了一大堆,试验也做了不少。2013年我在做千度国际植保模式,简单点说就是比湖南的统防统治模式先进一点,也可以说是升级版吧,好像现在流行叫统防统治2.0。我在运营的过程中发现,我的一款助剂表现非常不错,好在什么地方呢,当年8-9月份异常高温,桶混了助剂的药剂表现的效果很好,而没有桶混助剂的药剂表现就比较差。同时还有一个朋友把双草醚与我的助剂桶混,不但效果很突出,而且没有药害反映。这次我似乎找到了点感觉,我立即注册了一个商标菲跃,到现在已是正式商标了。
2014年我在不停的找合作加工企业,不停的做试验。好像我人缘还不错,2014年有个朋友愿意帮助我,连包装费都不要我出,直接答应帮我生产菲跃的试验品。截止年底,我居然用掉了5吨试验品。试验品发到了广西、云南、新疆、陕西、辽宁、黑龙江、河南、广东、河北,涉及的作物有甘蔗、玉米、小麦、水稻。桶混的成份有双草醚、氰氟草酯、丙环唑、己唑醇、吡蚜酮、吡虫啉、烯啶虫胺、草甘磷等。所有反馈的信息都说表现不错,当然我在湖南也用掉了近3吨试验品,有的收了钱,有的就直接送了。我觉得菲跃这个产品瓜熟蒂落了。

2014年年底,我开始进行正式包装的设计,版权申请、配方专利申请等工作。我给这个产品的通用名称是内吸促进剂,商标是菲跃,我很好的借鉴了特拉斯的广告词:未来农化行业技术革新的所在,是在主流之外的边缘地带,比如当农药越来越高效、环保的时候,助剂也许在另一个技术层面上逆袭。这就是未来的所在。
关于梦想
马云一句:梦想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点亮了很多人心中的梦想之光。关于梦想,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晰,人类因梦想而伟大。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欢这句话。其实有两件事对我记忆深刻,其中一件应当是影响深远。第一件事,我遇到过这样一个人,他跟我说他的梦想是当农业部部长,我不知道他爹是不是李刚或者比李刚更李刚。我想这个梦想他估计是实现不了,实现不了的梦想,那只是一个梦,想都不要想,只是很多时候,我们都搞不清楚,到底是不是梦想或者只是一个梦。如果搞清楚了,下面这位仁兄就也许不会痛苦那么多年。

2010年,我遇到了一个朋友。准确的说是我想交他这个朋友。这一年我还干了一件事,注册了一个富力库的商标,并对这个商标进行了品牌背书:农化助剂专家与领导者。这与这个人有关系,事情说起来跟编故事一样,但确实真实的发生过。当时我在某省某企业做产品负责人,一天下午办公室来了位看起来有60多岁的人,衣着朴素,满脸苍桑。还提着个壶,大约有10升。他很恭敬的跟我打招呼,我张罗他坐下后,他跟我聊了起来。有几句话我非常深刻,他说他30多岁研究助剂,搞了20多年了。他手中拿的是研究了20多年的心血,希望找个大企业能用上。我问他,这助剂干什么用呢?他说可以提高产品的效果,减少有效成分用量的50%以上,还塞给我一份A4纸打印的材料。我打着官腔,这个事我做不了主,要请示公司的领导,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,把样品放我这里,我们先试试。打发他走了后,我把样品送到了公司研究所,让他们分析一下,调试几个产品看看。

过了1个多月,我差不多快要忘记件事了,这个人打了电话来,问怎么样了。我赶紧给研究所打电话,人家调试了几瓶药放在那里了。见我没有下文,也就没有下文了。大企业一般都这样,跨部门的协作,你不追、催、逼,绝对不会有下文,没有人会跟你主动反馈。因为大多数人都习惯主动汇报,向上级汇报。你管不着他,他也就用不着向你汇报,反馈意味着也是汇报。我找人把调试好的试验品拿了过来,交给几个靠谱的销售人员带出去做试验。我没有生测员,他们也不归我管,我只能让销售人员帮忙,事实上让销售人员做试验,纯扯!基本没有什么好结果。

过了一段时间,人家又来我办公室了。我想人家还蛮执着,可看起来也不像个业务员。我应付了几句,把人家打发走了。过了没有多久,人家又来了好几次,最后一次发现我在敷衍他了,非得见我的领导或公司老板。我把他带到了我领导办公室。这人很激动的跟我的领导讲助剂如何如何好,讲我如何如何不当回事。领导一脸茫然的看着我,意思是你怎么给招来了这么个人,反正,领导是把他打发走了。后面,人家又来了好几次,不过不是找我了,人家盯上了我的领导。终于,有一天,领导安排我落实一下这个助剂。我马上回复,我早几个月就试验了,不怎么样。

原来以为这事就结束了,不知道人家怎么想办法见到了我们老板。老板还把我们叫了过去,我过去的时候发现人家老泪纵横的在跟老板讲这是他多年的心血,是个好东西,不想废在自己手中了。老板随便给个数就转让了,我一看,敢情人家不是做业务的,是想转让配方的啊。我把试验的情况跟老板说了下,老板发话了,这个助剂我们没有什么用,我们有自己的研究所,有自己的助剂。人家终于失落的走了。过了几天我下班被堵在办公室了,人家一定要跟我喝一杯。后来,人家给了我很多关于助剂的资料和数据。也搞清楚了事情的经过,他曾是某国企的工程师,一直在研究助剂,后来国企倒闭了,人家抱着这个配方不放手,一直在找企业谈转让,当然转让费不低。转了好几年没有转出去,现在日子有点难过了,想换点钱。当然,他给我们资料和数据在当时可以说有用,也可以说没有用。只是他的执着确实有点感动我,我也有些觉得或许将来助剂会有未来,那一年我注册了富力库这个商标,并背书农化助剂专家与领导者。

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,人类因梦想而伟大这句话在我心中越来越沉重。梦想要照亮现实这是我的感慨。而2012年的另外一件事,我越来越怀疑人类因梦想而伟大这句话了。我当年撕掉录取通知书,拿着1000元南下深圳,只是为了学些本领,回到乡村帮助村子里的人交完公粮后能有余粮,而10多年过去了,公粮早就不用交了,还有直补,共产党的光辉已照遍了农村每一个角落。我们村子更是被照亮了,原来是我们村子被征收了,要拆迁了,当然也包括我。当我看着那些我认为受苦受难的乡亲们住上了别墅,开上了豪车。我觉得当年的我所执着的梦渐行渐远。2012年底,我决定离开企业,回家。

2013年2月我告别了近14年打工职业生涯,回到了长沙。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所适从,不知道应当去做些什么。尽管离开了农药企业,我依然割舍不掉对农业的热爱。尽管用父母的话说,我干了14年,顶不上他们几天。尽管14年的农业职业生涯没有让我富起来,但我依然愿意去做农业。2013年我创立了千度国际植保模式,再操旧业。很荣幸的是,这14年来还算口碑不错,很多朋友都愿意帮助我,千度国际植保模式仅2年的时间,已服务了近50万亩(次)水稻种植户。我经常听到我希望能帮助到您的话,实际上这句话很扯蛋,远不如,我这里有十几万,你先拿去用,不够我再来拿实在。远不如,你看我能做什么,你给我安排真实。远不如,你需要哪些产品,我先发给你,来得实际。远不如,你想做什么,我可以为你一路绿灯,来得干脆。

来自未来的助剂,是一个美好的开始。


2015中国农资互联网大会
火热报名中>>>>
11月21日13:00--18:00
合肥金陵大饭店三楼银桥厅(滨湖新区广西路2666号)
会议内容
1>农资电商模式分析及未来走向——冯卫东
2>农资企业的互联网打法与引爆市场攻略——刘春雄
3>经销商拥抱互联网的思路与战略——张宏(云南天穗)
4>综合电商平台的农资战略——范天阳(京东集团)
5>农产品电商的探索与发展——毕慧芳(新农个人联合会)
6>农资电商发展的机遇与困境——仲汉根(农一网)

会议主办:第31界中国植保信息交流暨农药械交易会组委会
会议承办:《农资与市场》杂志社
会议冠名:农一网

门票价格:
888元/人优惠政策:
10月30日之前办款,优惠至600元/人
票务咨询:
15136211809 周老师(微信同手机号)
18638599566 殷老师
17737133410 王老师


Copyright © 北京手机销售联盟@2017